栏目头部广告

肚皮舞开始在融城悄然流行

  充满异域风情的音乐,垂坠的裙摆,亮闪闪的腰链,水蛇一般的腰肢,如水的媚眼……似乎,误闯了中东的神秘风情。

  曾几何时,肚皮舞本是集健身、美体于一身的舞蹈,却因着舞衣的艳丽和动作的妖媚而让人们联想起老上海歌舞厅里那满是风尘气的妖艳。于是,保持着一种远观的姿态。

  余琴芳是融舞氏肚皮舞会所的“掌门人”,也是福清最早的一批肚皮舞教练。2006年,作为“东方舞蹈”的肚皮舞已经风靡全球,但在福清却鲜为人知,并且不太受到人们的认可。余琴芳首开先河,在就职的健身中心开设了肚皮舞课程,但是第一节课只有不到5名学员来上课,并且这些学员还是平常跟着她学习瑜伽的学员,抱着尝鲜的态度而来的。大环境的不利因素,没有让余琴芳放弃肚皮舞,依然顶住压力坚持推广。

  经一段时间的推广,肚皮舞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以至于学员们必须预约才能排到课程。“不需要什么舞蹈基础,只要有基本的协调性,经常练习就能瘦身塑形,轻松练就小蛮腰。” 余琴芳说,肚皮舞是用最细微的动作展现最强烈的美感,长期坚持下来,不仅能锻炼身体的灵活性和柔韧性,还能由内而外散发出自信、迷人的气质,因此受到越来越多女性的青睐。

  34岁的王晓媛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几年前从河南嫁到福清。两个孩子相继出生后,她更是全职在家带孩子。慢慢的,她发现自己的肌肉开始松弛,脸上也没有了少女时期的光彩。“学习肚皮舞让我重新找到了自信,家里也特别支持我来。”作为一名初学者,王晓媛几乎没有在压韧带这件事情上喊过疼。“这可比生孩子轻松多了。”她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学下去,肚皮舞会带给她不一样的未来。

  不同于其他人纯粹为了改变自己的初衷,90后的小姑娘赖晓婷是带着以肚皮舞为事业的目标而来。因此,在学舞的人群里,她的表情显得更加认真。“沙县的肚皮舞氛围远远不如福清,教练的水平更是参差不齐。”冲着福清有高水平的肚皮舞教练,赖晓婷专程从沙县来到福清,在肚皮舞会所报名参加了教练班,每天从早到晚几乎都呆在会所里学习。

  很多人都说,在接触肚皮舞之前,她们从来不知道原来肚皮舞可以让她们充分展现女性的魅力。就像高山镇的林燕华。

  从最初在健身中心看到教练灵动的身躯随着音乐扭动,她就深深喜欢上了肚皮舞。“提臀,甩跨,下腰……”一个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在教练的组合下,成为一曲曼妙的肚皮舞。“在对肢体的控制上,很难像教练那样轻松自如,想动哪里动哪里,还能保持整体的稳定。”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林燕华和伙伴们已经是满头大汗。她坦言,过去,她从不化妆,也不爱拾捣自己,给人一种脸色发黄、精神不好的感觉。如今,化着淡淡清新妆容的她在肚皮舞的魅力世界里,找到了新的自己。

  当异域曲调响起,林燕华随着变化万千的快速节奏,轻缓而刚劲地舞动臂部、胸部,时而优雅、时而感性,时而神秘,时而妩媚,赤足在音乐里尽情舞蹈,热情地演绎着女人最原始的美丽。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尘嚣看不见,你沉醉了没,白天黑夜,我不停歇……大抵,这便是肚皮舞的魅力,以一种迷人的气息,静静的茂盛勃发,游走在女人们的肚皮上。

标签: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